联系我们
电话:13978789898
传真:020-66889888
地址:海南省海口市番禺经济开发区
当前位置:主页 > 凤凰资讯 > 凤凰资讯

汉陶马头

时间:2020-09-04 14:54 作者:澳门太阳城 点击:

汉陶马头


  连云港的朋友赠我两个陶制马头,说是汉代遗物。汉代历史不短,西汉二百三十年,东汉将近二百年,前后四百余年。这马头,即便制作于东汉末年,距今也已有一千八百年了。马头和秦始皇陵兵马俑中的战马很像,已经没有了釉彩,呈露出黄土本色。马头完整无损,造型雄浑厚朴,线条简练刚健,耳、目、鼻,轮廓分明,使人想起汉代名将霍去病墓前的石马。不过和霍去病墓前的石马相比,这两个陶马头的表情似乎更生动。墓前的石马是一种沉静的状态,而这两匹马,耳朵竖起,双目圆睁,嘴巴微张,是正在奔跑中的表情。

 

  有一千八百年历史的老古董,当然不敢怠慢它们。放到玻璃柜里,用灯光照着它们,常常有事没事地瞧几眼,瞧得熟了,两个马头仿佛都活了起来,不时以它们的语言告诉我一些什么,使我浮想联翩。

 

  你,一个两千年后的文人,你骑过马吗?

 

  ——寂静中,我听见那两匹马在悄然发问。

 

  你知道我们是什么马?

 

  ——是什么马?你们告诉我吧。

 

  我们是战马。我们曾经在沙场上奔驰,在鼓号声中冲锋陷阵。世界上有什么马比我们更勇敢更威武?我们身上骑着无畏的战士,我们的脚下踩过敌人的尸体,我们的身边回荡着厮杀的呐喊和刀枪的撞击……

 

  我们是拉车的马。我们曾经天天在崎岖的道路上奔跑,我们从来没有机会回头看一眼坐在车上的主人,只能埋头往前走啊,走啊,不知道何处是我们的尽头……

 

  我们是送信的马。我们曾经整日奔波在曲折的驿道上,跑得气喘吁吁,大汗淋漓。信使不停地用皮鞭抽打我们的身体,永远嫌我们跑得太慢。他们怀揣着的是什么信,我们也永远无法知道。

 

  唉,可惜,我们只是两匹殉葬的马,还没有机会驰骋原野,就被埋进了坟墓,陪伴着我们素不相识的死者。我们在黑暗中期待了千百年,只想有朝一日重见天日,做一匹自由的骏马。你看见我们张开的嘴巴了吗,那是我们在墓穴中嘶鸣。但是我们的声音被黑暗窒息,被时间吞噬,被阴冷的砖石和泥土尘封……

 

  此刻,我们被锁在你的柜子里,我们依然不自由。也好,我们就做来自汉代的使者吧,我们在你的书房里会面,和你一起怀古,和你一起遐想,让你寂静的心驿动不安,让你的思想在两千年的时空间来回飞翔。

 

  有时,我会被自己的妄想惊醒。在我面前的,不过是两个没有生命的陶马头,只是它们确实经历了两千个春秋,那黄土的颜色,那活灵活现的表情,分明在向我叙述历史,在讲遥远的故事。我也由此想起两千年的陶艺家,想象他们用灵巧的手塑造这些马头的情景。小时候,我曾经认为中国古代的雕塑不如西方,古希腊、古罗马雕塑的逼真,在中国古代的雕塑中看不到。自从出土了秦代的兵马俑,人们对中国古代的造型艺术刮目相看。而这两个汉马头,同样也验证着这一点。